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盛夏睡莲的博客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祂使我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温暖的皈依   

2009-12-12 20:50:10|  分类: 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从小在父母的关怀呵护下成长,我却幻想着找到一片独立的天空。于是,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春天,我毫不犹豫告别了养育我的家园,拎着几大包行李来到深圳,很有义无反顾的意思。走在深圳宽敞却是陌生的街道上,我没来由想起家门前马路上浓密的梧桐树荫。听着别人用我听不懂的粤语交谈,我忽然渴望找到一个老乡说说合肥话。尤其夜幕降临我骑着一辆破旧单车赶回住处,对着万家灯火我噙着泪水希望拥有一个安妥心灵的家,而不仅仅是一个放平身体回去睡觉的宿舍。

对家的思念就这样与日俱增。

1991年夏天妹妹高中毕业,妈妈送她来这里就读深圳大学。母女三人挤在我的宿舍里过了这个暑假,然后妈妈依依不舍离开我们回到爸爸身边,只剩下我们姐俩相依为伴。即便如此,妹妹远在南山住校,我的工作又忙,我们常常半个月也见不了一次,我知道妹妹心里一定也是空落落的。可是除了躲在被窝里悄悄哭泣,在信上只能对父母报喜不报忧,我们都明白他们更加难过,可能也要慢慢习惯这种“空巢”的感觉吧。

一家四口曾经温暖平静的幸福生活,因为我们的成长,离开了原有轨道,开始“天各一方、两地相思”的局面。那时我们唯一盼望的就是——春节团聚。

只是回家的旅程充满了波折。那年寒假我和妹妹别说想一起走了,连直飞合肥的机票都买不到。我先把妹妹送到广州,抢订到一张飞南京的退票,爱女心切的父亲生怕妹妹再有何闪失,又坐车赶到南京去接她,然后再转乘大巴经过四个钟头回到合肥的家。而我直到年二十八,才从上海转乘8个小时的火车回到焦急等待我的家人身边。现在想起这场春运历险记,我都不知是喜还是悲。

好不容易团聚的一家人总算围着一桌吃饭了。父母精心准备的美味铺天盖地,似乎想把这些日子没让我们享受到的温暖统统补上。他们的要求或许是如此简单,看着亲手喂养大的女儿们狼吞虎咽。而我们姐俩打算好好消磨这一个难得的轻松假期,可以狂睡懒觉,可以饭来张口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?这套新房子其实还没住多久,就随着我们的相继离家而冷清下来。这个除夕,我们承欢在父母膝下,看着电视晚会,吃着丰盛大餐,融融暖意驱走了冬天的寒冷,让我们每个人都不想再分离。

我在饭桌上随口提起,惠州有家公司要招会计,必须年初五就上班,这年都没过完的谁愿意去啊?没想到父母经过深思熟虑,下定决心让母亲这个会计师去应征。

爸爸说,自从我们离开家后,他们的心也一直跟在我们身边,我们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们比我们还着急。想想要等我们在深圳站稳脚跟他们再过来,可能还要好几年,不如他们现在就自己活动过来。当然路要一步步走,先让妈妈试试那个岗位,如果合适,他就在这里帮妈妈办好提前退休手续,然后他也会跟着过来的。

又是爸爸亲手帮妈妈捆扎行李。当年我的七大件行李也是爸爸打的包,爸还亲自送我到深圳找工作,陪着我度过最初的一个月。妹妹的行李自然也是老爸的手笔,但由妈妈送她来并安排好衣食住行,妈才回来。没想到这次是我们三个送妈妈到机场,看着她独自拎着大箱子离我们而去。

一个欢乐的节日戛然而止。我们盼望了许久的春节,因为爸妈这样的决定,成了全家南迁的转折点。想一想父母得具备多大勇气,才能放弃他们原有的安逸生活,在临近退休的年纪毅然加入到打工的队伍中。他们不是自私的父母,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远走高飞;他们是操心的父母,宁肯自己吃苦受罪,也要尽其所能地照顾我们。要到此时,做女儿的方才明白父母的爱是多么深厚和无私……

这个路程其实颇为漫长,但信念却从未动摇。母亲先在惠州独自打拼,父亲后来到了珠海。等到父亲到了惠东,母亲却又被公司派驻东莞……经过三年“抗战”,父母和我们终于胜利会师在深圳。回家吃饭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,我们也真正把深圳当成了我们的家园,因为父母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们的皈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